狂瀾小說 > 都市小說 > 都市之狂龍戰神 > 章節目錄 第四百四十章 普天之下,無人能在本王面前隱身
    第四百四十章普天之下,無人能在本王面前隱身五更求花

    沈家之內,沈清雪臉色蒼白無比,卻帶著無盡的怨恨之色。

    她瞪大了眼睛看著蕭青帝,嘶聲怒吼著,“蕭青帝,你一定會后悔的”

    這一刻,哪怕她心中早就已經明白了蕭青帝對她不屑一顧,她在聽到蕭青帝的話之后,依舊心中掀起了狂風暴雨,恨不得將蕭青帝碾死。

    原本,蕭青帝救了她,并且還幫她報仇,將朱望天斬殺了,對她來說,猶如白馬王子一般,使得她的一顆放心,緊緊的系在蕭青帝的身上,對蕭青帝產生了無盡的敬仰,崇拜,甚至是愛慕之情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,她的身子被宇皇子糟蹋了,但是,她只要能跟在蕭青帝身邊,哪怕不要任何名分,這一輩子也夠了。

    但是,蕭青帝無情拒絕了她。

    這一次,蕭青帝來到沈家,她再度靠過去,想要接近蕭青帝,但,毫無懸念的,蕭青帝給她的打擊更重了。

    她,竟然就連進入蕭青帝正眼看待的資格都沒有!

    她滿心怨恨,如果她是蕭青帝的對手的話,早就忍不住出手了。

    見到沈清雪的樣子,蕭青帝無奈搖了搖頭,從原本對她的憐憫,到現在已經變成了冷漠,甚至有點兒后悔聽羅靜的話出手救了她。

    “沈清雪是吧?”

    蕭青帝眼皮微抬,正眼看著沈清雪,正色道,“你我之間本是過客,我對你相救,也只是羅靜一句話而已,至于所謂的我是否待你,甚至是接受你的報恩,這一切都是你自以為是的,若是,你還清醒的話,以后就應該好好珍惜生命,好好生活,而不是在我背后搞小動作。”

    說著,眼神微冷,轉而看向一邊的沈曠,“不管你是被控制了還是什么,你既然還有自己的意識,就應該明白,你的行為只會為沈家帶來滅門之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你說什么。”沈曠眼神閃爍著,臉上露出茫然之色,仿佛真的不知道蕭青帝說什么一樣。

    “不見棺材不落淚。”

    蕭青帝搖著頭,右手猛然探出,直接抓住沈曠的脖子,神色冰冷,“從現在開始,每過一分鐘,我殺一個人,直到你肯說出白影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

    沈曠臉色通紅,無力咳嗽著,依舊爭辯著,“我,我不知道你說什么,也不知道白影是誰”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沈清雪驚呼著朝著蕭青帝沖過來,且,爆發出最強的力量,就要朝著蕭青帝攻過去。

    然而,小七身形一閃,一拳轟出,直接將沈清雪轟飛出去。

    他搖了搖頭,繼續朝著沈清雪走過去,眼神帶著殺意,“雖然同樣都是八品初期的修為,但是,你還是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清雪,你,你放了我女兒,我告訴你他在什么地方。”沈曠見到沈清雪被轟飛出去的時候,臉色大變,這一次,終于改口了。

    蕭青帝隨手將沈曠扔在一邊,淡然道,“白影擁有影化異能術,現在定然是藏在沈家某個地方,甚至是附近,絕不可能一下子跑的太快。”

    “他,他在后山,借助后山的那些樹木的影子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沈曠倒在地上,道,“但是,他一回來就已經離開了,我也不知道他到底還在不在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他卻是說了實話。

    蕭青帝實在是太強了,哪怕只是隨意動手,爆發出來的力量就已經讓沈曠明白了,別說他只是八品巔峰之境,就算是九品高手都不可能是蕭青帝的對手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,為了保存他女兒沈清雪的生命,他也只能實話告訴蕭青帝。

    “好自為之,若有下次,沈家就不必存在了,須知,本王與那些人的爭斗,絕非你們這種小蝦米所能參與的。”

    蕭青帝瞥了一眼沈曠和沈清雪,搖了搖頭,在兩人不甘心之中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“在他的眼中,我們確實算不上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曠坐在地上,慘笑了一聲,轉過頭看向自己的女兒,此刻,沈清雪倒也沒有受什么傷勢,只是整個人神色有些呆滯。

    她低聲呢喃著,“不,今天看不起我,以后,我定然要讓你跪著求我”

    “女兒啊,他的強大,絕不是我們所能招惹的,哪怕九品高手,也不是他的對手啊”沈曠慘笑著搖著頭。

    “九品高手不行,我就成為比九品更強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沈清雪呢喃著,眼中帶著堅定之色。

    那堅定中,還帶著瘋狂。

    “可惜,應該將孔帥和劉怡姑娘帶過來的。”

    沈家后山,蕭青帝和小七并肩而立,看著烈日下樹影憧憧,小七的臉上露出無奈之色。

    若是讓小七殺人的話,他本領不錯,尋找人也同樣有一套,但是,尋找擁有影化異能術的白影,他還真找不出任何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反倒是孔帥和劉怡,一個是空間異能者,一個同樣是影化異能者,兩人中的任何一人來了,都比他有更好的辦法可以找出白影。

    “想找出白影還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蕭青帝臉上帶著一縷揶揄的笑,“直接將這片樹林推平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雖然不大,但卻也同樣不小,起碼,整片樹林中,若是有人,絕對能聽到他的話。

    此刻,正在這片樹林邊沿的一棵樹的影子下,正準備離開的白影聽到蕭青帝的聲音之后,心中大變,但是,卻一動也不敢動。

    他實在是嚇壞了,生怕動一下就會被蕭青帝發現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,定然是沈家沈曠,那混蛋是不要命了嗎?”

    白影心中充滿怒火。

    他為了躲避蕭青帝,來到這片樹林之后,就開始借助影化異能小心翼翼的想要離開,只要離開這座山,進入到另外一座山之中,他就有把握能用更快的速度離開。

    但是,不巧的是,在這座山與另外一座山的交界處,剛好有一條河流,而且沒有絲毫影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若想過去,只能現身出來。

    原本,就算是現出身形,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但,現在就不一樣了,蕭青帝就在這片山林之中,別說他從影化狀態現身出來,就算他只是心態稍微變化一下,稍微表露出絲毫一點不正常的狀態,都有可能被蕭青帝察覺到。

    作為蛇王的手下第一戰將,他非常清楚,蕭青帝能夠成為龍王,絕對強大的可怕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上次的他,可是差一點就被蕭青帝一劍劈殺了啊。

    “白影,出來

    談一談吧。”小七一邊行走在樹木的影子之中,臉上帶著笑意,“如果你主動現身出來的話,就是你主動投誠,還可以留你一條性命,若是讓王爺動用手段將你逼出來,那你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蕭青帝跟在小七的身邊,臉上帶著淡然之色,雖然沒有開口,周身卻有一股強大的氣息將整座山林全都籠罩著。

    白影所化的影子,在這一刻,明顯感覺到有一股恐怖滔天的氣息鎮壓在自己的頭頂,如果自己一動,就有可能被這一股恐怖的力量雷霆轟殺了。

    他不敢動,甚至于,強迫自己不去想,不去害怕蕭青帝。

    他生怕自己產生一點恐懼之意,就會被蕭青帝發現。

    “王爺,這家伙隱藏的太深了,要不,我們就不要找了,直接將這座山推平了吧。”小七看向蕭青帝,帶著詢問之色。

    這一次,是真的想要問蕭青帝師父要將整座山推平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家王爺是否有辦法可以將影化狀態的白影找出來。

    至于他自己,還真不知道白影到底還在不在這里。

    但是,卻又不好在這時候說出來,萬一讓白影知道他們根本不確定他的存在的話,那家伙估計就藏得更深,更加不會露出絲毫蛛絲馬跡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,我已經大概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蕭青帝笑著搖了搖頭,依舊帶著小七朝著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真的知道我在什么地方了嗎?”

    藏在影子內的白影頓時大驚失色,而后,馬上又強制性的讓自己鎮定下來,“不行,不能慌張,他肯定是故意訛我的。”

    他繼續藏著,將所有氣息全都收斂起來。

    然而,這時候,蕭青帝卻帶著小七朝著這邊走過來,而且,越走越近,甚至已經接近了那條小河流。

    在距離白影藏身的地方只有不到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白影的心跳都停止了,“完了,這么近的距離,一不小心就會被他發現,這下該怎么辦”

    “王爺,過了這條河,就是連綿群山了,他會不會已經跑到對面去了?”小七皺著眉頭。

    此話一出,白影頓時松了一口氣,他覺得蕭青帝肯定還未發現自己,只要讓兩人明白自己已經逃之夭夭了,自己就有可能可以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穩住,一定要穩住。”

    如果可以擦汗的話,他肯定已經全身大汗淋漓了,但是,他卻硬生生的忍著要沖出來逃跑的沖動,而是繼續藏著。

    此刻,蕭青帝目光看向四周,臉上帶著似笑非笑之色,開口道,“白影,本王再給你一次機會,若是還不現身出來,你就可以不用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除非蛇王就在附近,否則,以你的實力,想在本王手中逃走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他邁步朝著白影所在地方走過去,看似無意,實際上手中卻有一縷九彩光芒閃爍不休。

    轟!~

    下一刻,猛然之間,他右手往下一壓,一股滔天氣息爆發出來,璀璨無比的九彩光芒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出去。

    “真以為本王無法找到你嗎?”

    “別說只是影化異能,天下之大,能在本王面前藏身之人,還未出現。”
福建麻将凉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