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瀾小說 > 都市小說 > 都市之狂龍戰神 >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很不乖!
    第二百二十一章你很不乖!

    “我還敢殺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這一句話,就像是普通人聊天一樣,但是,話中的內容卻是讓楚劍神色大變,帶著無盡的惶恐。

    臉上的疼痛,無時無刻都在提醒著他,眼前的蕭青帝,不是以前所遇到的那些忌憚楚氏王族的身份而對他阿諛奉承,不敢對他怎么樣之人。

    這個人,真的會殺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楚劍慌了。

    他平日里張狂習慣了,從來都只有他隨意打殺別人的份,何曾被人這樣扇巴掌,而且還敢說要殺他?

    此刻,他全然不知道應該怎么辦,只能,繼續用求救的目光向那個老者。

    原本大汗淋漓的老者,在接到楚劍的求救的目光之后,克服了心中的驚駭,開口道,“朋友,你的實力很強,但是,你要知道,楚劍是楚氏王族的嫡系后裔,絕對不是他人所能輕易斬殺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殺了他又如何?”s11();

    蕭青帝轉過頭,饒有想去的著老者。

    “楚氏王族的嫡系若是被斬殺,等同于徹底得罪了楚氏王族,就算是八品大宗師之境的高手,也逃脫不了楚氏王族的追殺。”

    老者怒聲道。

    說著,他到蕭青帝挑了挑眉,似乎正在思考其中的利弊的時候,以為自己的勸說有用,連忙繼續說道,“這一次,確實是楚少主做的過了,你若是心中不滿,可以殺幾個人泄憤,也可以打他,但是,絕對不能殺了他...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他的話,還未說完,卻見蕭青帝右手一揮,一道九彩劍氣一掃而過,瞬間將面露希冀之色著這邊的楚劍的腦袋斬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鮮血噴薄而出,楚劍的腦袋仿佛一個皮球一樣滾落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還帶著期盼之色,以為自己不會有事。

    然而,那血粼粼的情形,無不提醒著老者和在場所有人,楚劍,楚氏王族的嫡系后裔,被人斬殺了。

    而且是直接砍掉腦袋。

    “你繼續說。”

    將楚劍的腦袋切下來之后,蕭青帝臉上帶著隨意之色,淡然開口道。

    老者,“......”

    人都殺了,你還要我說什么?

    說得再多又有什么用嗎?

    這時候,老者徹底懵了。

    饒是他身為楚氏王族的強大無比的護院,在楚氏王族的地位甚至比一般的嫡系后裔還要高,他也不知道應該怎么辦。

    他這一輩子也見過太多的事情了,卻唯獨沒有到過蕭青帝這樣囂張霸道之人。

    一言不合,直接將楚氏王族的嫡系的腦袋斬下來,還讓自己繼續說?

    說個鬼啊。

    “啊....你,你殺了楚劍?”

    許燕萍驚呼,她沒想到,蕭青帝竟然如此囂張,無所顧忌的將楚劍這個楚氏王族的嫡系后人斬殺了。

    她,捂著嘴,眼中帶著驚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咚...”

    一邊的王華群非常干脆的直接暈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蕭青帝似乎這時候才注意到許燕萍也在這里一樣,似笑非笑的著她,“是你叫他對付我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我...不,不是...我...”

    許燕萍眼中帶著慌張之色,不斷的朝著后方退去。

    “少主,死了...”

    楚劍的那些手下,一個個呆呆的著楚劍那死不瞑目的腦袋,腦中轟鳴不斷。

    場中,所有人全都寂靜一片,他們的眼中帶著驚駭著那個臉上帶著溫文爾雅之色的男子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們眼中的蕭青帝,宛若化作了從地獄之中走出來的殺神一樣。

    囂張、霸氣!

    聽&n

    bsp;聽聽然而,事實上,蕭青帝的臉色平常,沒有絲毫的張狂的語氣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向許燕萍,溫聲說道,“記得上次我跟你說過的話嗎?”

    “啊...”

    許燕萍臉色大變,上次,蕭青帝的話歷歷在目,那一次,廢了她的武功只是一次警告,若有下次...

    “你,你不能殺我,我是許家的長女,我父親是許家家主,我爺爺是許家的上任家主,如果你殺了我,我父親和爺爺都不會放過你的...”

    許燕萍的臉色發白,一步步朝著后方退去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蕭青帝搖著頭,“你爺爺一把年紀了還要隱藏在暗中保護你,你真的很該死。”

    如此,使得那個楚氏王族的老者眼中露出期望之色,嘴唇微動,對許老爺子傳音道,“許老家主,我們二人聯手,可破蕭青帝。”

    他,正是許宗平老爺子。

    “但,她畢竟是我的孫女,老夫厚著臉皮,只求小友饒她一命!”許宗平老臉上帶著尷尬之色,低聲道。s11();

    蕭青帝沉默,他靜靜的著許燕萍和許宗平。

    隨手斬下楚氏王族的少主的腦袋之后還不夠,竟然還要殺自己。

    許燕萍則是一下子跑到許宗平后方,緊緊地抓著她爺爺的胳膊,哭聲道,“爺爺,他要殺我,救我,救我...”

    隨著許老爺子朝著蕭青帝走過來,一步步,他的氣息越來越提升到了巔峰,但是,他并沒有露出興奮之色,反而是臉上帶著愧疚之色,低聲道,“小友,此事是我孫女的不對,我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后方,有一道黑影走出來,對方是一個老者,須發皆白,面色凝重,周身氣息卻是達到了七品宗師巔峰之境。

    眼前這個起來氣質高雅的男子,分明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。

    “她,畢竟是我的親孫女吶。”許宗平臉上帶著苦澀之色。

    “只要許老爺子幫忙,等我回到楚氏王族,定然將許老爺子的行為上報族長,到時候,許家將會成為楚氏王族最有利的合作伙伴。”

    楚劍被斬,自己的孫女面臨著被蕭青帝斬殺的危險,而他,也被蕭青帝發現,不得不出面,厚著臉皮求情。

    此刻,她心中忽然明白了為什么自己的爺爺不讓自己來找蕭青帝報仇了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“你還等什么,動手!”

    “你很不乖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你的錯,許老何須道歉呢。”蕭青帝微笑。

    老者則是繼續傳音道,“蕭青帝雖強,但,最多也只是八品之境而已,我們兩人聯手,絕對不弱于他。”

    后方,那個老者猛然間怒吼了一聲,聲音似乎能震動天地,整個人爆發出滔天血氣,轟碎蕭青帝的氣勢對他的氣勢禁錮,右手隔空一拉,罡氣凝聚成一把大刀,轟然蕭青帝斬過去。

    他在知道了自己的孫女會和楚劍一起找蕭青帝麻煩的時候,心中放不下,就暗中跟隨保護,果然,在這個過程之中,見到了讓他心肝俱碎的一幕。

    這是他隱居東海這么多年,第一次爆發出自身所有氣勢,第一次燃燒戰血。

    他的話,使得許老爺子的眼睛泛起一絲波瀾,似乎有點兒意動。

    許宗平瞥了他一眼并沒有回答,而是依舊靜靜的著蕭青帝,等待蕭青帝的回復。

    不過,下一刻,她就知道了蕭青帝并不是隨口亂說。

    許燕萍臉上露出莫名其妙之色。

    然而,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,此刻,蕭青帝的臉上帶著一縷笑意,開口道,“許老,若我不答應,你可要與我為難?”

    盡管知道這件事情錯在他的孫女,但是,他不可能放任他的孫女被蕭青帝斬殺了。

    許宗平沒有理會孫女的哭泣,而是周身氣息達到了七品巔峰之境,比保護楚劍的那個老者的準半步大宗師還要更強幾分。

    說著的同時,他的氣息越發旺盛,身上有一股戰意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“爺爺...”
福建麻将凉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