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瀾小說 > 玄幻小說 > 高冷總裁霸道來襲 > 章節目錄 第438章:你跟我走吧!
    常明是昨天晚上聯系的她,讓她今天去一趟醫院再進行一次心理疏導。

    兩人約見的地點就是在醫院,而且每次心理疏導的時候,秦晉之也會來。

    如今老太太要她作陪,她只好應下,等給老太太做完檢查再去忙她的事情也好。

    早餐結束后,言溪便帶著老太太出了門,賀明開車,直奔醫院。

    老太太從掛號到各項檢查都有護士帶著,言溪一路跟隨陪同。

    幾項檢查做完已經快到中午,中途言溪接了秦晉之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過來?”秦晉之問。

    常明跟她說,今天言溪還需要過來做一次心理疏導,他便替他安排了一個病房,言溪一來就可以開始了。

    言溪,“我奶奶今天身體不適,我在陪她做檢查!”

    秦晉之,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已經快好了!”

    這邊言溪剛接了電話,老太太就從檢查室里出來了,扶著她的手,“走,陪我去吃飯吧!”

    言溪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扶著她走了幾步,“奶奶,檢查做完了我就讓賀明先送您回家,可以嗎?”

    老太太,“今天天氣好,心情也不錯,我約了人,咱們正好去吃了飯后喝喝下午茶什么的!”

    言溪愣了一下,“奶奶,我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太拉著她,“上一次都沒逛多久!”

    言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說的是上一次出來逛街給她買了一柜子春裝的那一次,這幾天還有陸續到貨的預訂春裝,有幾件她都沒有來得及拆開看。

    是她老了,還是老太太年輕?

    老太太不同意自己一個人先回家,言溪只好給秦晉之打電話說明了情況,讓秦晉之去跟常銘說一聲,時間改一下。

    常明接到消息時人就在醫院,車停在門診大樓前面的停車場里,正準備要下車的時候接到的秦晉之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改時間嗎?”

    他說著,目光朝車后排瞥了一眼,想了想,“那好吧,再約時間就行!”

    通話一結束,常明轉過臉去看車后排戴著口罩的人,“今天她來不了,有事,要改時間!”

    車后排坐著的沈若白掀了掀眼皮,“改在什么時候?”

    常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他一眼之后,沈若白眼睛里的固執讓他沒轍了,只好道,“還沒有說具體的時間,只說顧家老太太身體不適,她今天需要陪同,所以來不了!”

    其實在聽到顧言溪來不了的時候,常明是松了一口氣的,因為今天沈若白也在。

    再加上之前沈若白跟他談過的那件事,他至今還沒有親口答應,但是以他現在的情況來說,其實他答不答應都沒什么區別了,因為他沒有另外的選擇了。

    言溪今天因為要陪顧老太太所以沒有留在病房那邊陪慕時年,這個結果讓沈若白覺得很滿意。

    常明發動了車,打算送他回去,卻被他出聲打斷,“你開車送我去這個地方!”

    常明接過他的手機,就看到手機屏幕上,一個閃動著的紅點在移動著,剛出了醫院,就在這附近。

    常明,“跟蹤器?誰的?”

    沈若白,“跟著就行了!”

    常明:“……”后知后覺反應過來了,還需要問嗎?除了顧言溪還能有誰讓他肯花大半天的時間來玩這種跟蹤游戲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言溪發現老太太十分喜歡逛街,且喜歡購物,這一次,老太太的關注點是在鞋子上。

    當然,她逛的店挑的鞋子也全是顧言溪的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不需要了!”言溪有些無奈,老太太覺得好看就會買,而且還一點都不心疼錢似得。

    賀明一路跟著,時不時注意著言溪的臉色,他知道言溪最近精神狀態不太好,休息不好的看臉色都看得出來,因此他很想讓言溪回家好好睡一覺,奈何老太太要拉著她出來瞎逛。

    午飯后,老太太約了幾個朋友出來打麻將,在云樓開了兩個包間,一個用來打麻將,另外一個是給言溪的。

    “你去隔壁等我吧!”老太太的喜好很豐富,跟老姐妹打麻將也是日常娛樂之一。

    言溪便去了隔壁等,她人一走,打麻將的三位老太太便爭先恐后地埋怨她起來。

    “喲,還舍不得呢,你之前不是喜歡帶言雨出來嗎?這個,是你那個孫女?”

    顧老太太摸著麻將揚了揚下巴,“我這孫女可是孝順得很呢!”

    其他三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之前的口頭禪好像是,我這外孫女可是孝順得很呢?

    言溪在隔壁,因為包間隔音效果好,那邊的聲音傳不過來,她靠在沙發上閉眼小憩,賀明打電話來詢問她是否需要幫忙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就在車里休息吧,我在包間隔壁的單間里!”

    “夫人,那你趁機休息一會兒!”

    言溪也正有此意,她確實很疲倦。

    單間門被人敲響,進來的服務生端來了一杯檸檬茶,還有一些茶點水果。

    “謝謝!”

    待服務生離開后,言溪最先給秦晉之打電話詢問慕時年今天的情況,一路上都有老太太在場,她沒機會問問。

    秦晉之,“還好,尹家的人也來過好幾次了!”

    秦晉之說著語氣頓了頓,言溪覺察到了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沒什么,宋靖白和陸小三也到帝都了!”

    其實他是想說,除了尹家的人來過好幾次了,唐家的人也是每天都會來。

    言溪不認識陸小三,但卻知道他是陸云深的弟弟,陸家的三少,另外,陸小四陸余她是見過的,之前一直跟在慕時域的身后當小跟班。

    “對了,時域最近怎么聯系不上?”

    言溪想到了這件事,慕時年出事后,她是渾渾噩噩了有兩天的時間,等后來她情緒平穩之后,她便主動聯系慕時域,心道那孩子心里一直擔心他哥,聽到他哥出事一定很著急。

    所以她主動聯系他,想告訴他一些情況讓他不要擔心。

    可慕時域的電話打不通了。

    秦晉之想了想,“我到時候問問宋靖白,聯系上他之后我讓他主動給你電話!”

    有了他這句話,言溪放了心。

    結束了通話后,言溪用微信給殷璃發了個消息,詢問她晚上有沒有時間,想見一面。

    殷璃遲遲沒有回消息,言溪等了一會兒發現大腦一陣昏昏沉沉的,再看面前的檸檬茶,已經被她在不知不覺中喝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困意來襲,她靠在沙發上閉著眼,心道,自己有多久沒有這么困過了?難道是真的體力透支撐不住了?

    沙發上躺著的女人慢慢失去了意識,沒多久,室內洗手間的門被人從里面輕輕推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都醫院icu旁邊的病房里,宋靖白把身上的無菌服換了下來,滿面愁容,跟在他身后的人是陸小三陸肖。

    陸肖這人經常是大把時間都花在了玩上,他不是在哪兒攀巖就是在哪個國家深潛,今兒個有可能還在熱帶,明兒個說不定就會出現在某個高海拔的雪山上攀登。

    所以,一年四季能見到他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這一次陸肖恰好回了荊城,秦晉之聯系宋靖白讓他想辦法取喬偉民的毛發,宋靖白當時不在荊城,便讓陸肖去做的。

    這小子,速度確實快。

    “驗證結果出來沒有?”宋靖白問。

    秦晉之點了點頭,宋靖白看他臉色,眉頭一蹙,“不會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晉之再次重重點頭,宋靖白整個人都傻了眼了。

    喬思悅因為跟二哥的關系,所以跟他們也有幾分交情在,聽到這樣的消息,宋靖白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另外還有一件事……”秦晉之想了想,“沈家那個沈若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宋靖白眼眸都撐了一下,“沈若白?言溪的那個……”前男友?

    秦晉之,“他沒死,而且,很有可能就是這一次把二哥害成這樣的罪魁禍首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信息量太大,也難怪宋靖白一時間沒能理清楚,“等等,我,我沒有聽錯吧?”

    如果他沒有記錯,顧言溪的前男友已經死了有四年時間了吧?

    突然說這個人沒死還活著,而且還極有可能參與了這一次對二哥的暗殺行動。

    宋靖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”陸肖把無菌服換下來,在旁邊聽得是云里霧里的,“你們在說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他一句都沒聽懂!

    秦晉之看了陸肖一眼,“你不懂,別問!”說著指了指旁邊的門,“趕緊去睡一覺,把你眼睛的黑眼圈給去掉!”

    陸肖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是在歧視他的黑眼圈嗎?

    陸肖看兩人有其他話要說,悶著去了隔壁房間,他從來了帝都之后就心情不好了,二哥要死不活地躺在那邊,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醒來。

    尹家人今天一天就來了不下三波的人,真不知道那些人之中到底有幾人是真心實意?

    等陸肖離開,秦晉之問宋靖白,“時域的電話聯系不上,他在荊城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宋靖白愣了一下,“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,只是,以他的性格,若是知道了二哥的情況肯定會急著趕過來,但現在音訊全無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兩人對視一眼,心知肚明,怕是讓尹夫人給扣住了。

    “尹家最近動作大,他不來也好!”省得被盯上。

    “對了!”宋靖白也有疑問,“我今天好像看到唐家人來醫院了?”

    秦晉之,“嗯,唐家大小姐,唐諾!”

    宋靖白聞言眉頭蹙了蹙,“尹老爺子的意思?言溪知道嗎?”

    秦晉之想了想,“我也不知道她到底知不知道,或許,她是知道的,只是她沒有表現出來而已!”

    現在的顧言溪恐怕關心的也不是這些,她只是關心躺著的人到底什么時候能夠清醒過來,只要二哥能脫離危險,其他的她都不會關心。

    “你說那個沈若白,查到了嗎?”宋靖白問到了這個很嚴肅的問題。

    秦晉之,“殷璃在查!”

    宋靖白,“這件事,你們跟言溪說了沒有?”

    秦晉之搖搖頭,“你覺得,我們該不該說?”

    宋靖白也有些為難,說實話,他覺得,這簡直就像是命運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一樣,其不說顧言溪跟沈若白的情感糾葛,就說沈若白的動機也讓人想不明白,說他是傷害二哥的始作俑者,為什么?因愛生恨?所以痛下殺手?

    那他為什么這么多年一直不露面?宋靖白可是知道的,之前二哥還跟言溪兩人感情不穩定的時候,這個沈若白哪怕是個死人也在這中間成了兩人情感的阻礙。

    如果言溪知道這個人還沒有死……

    后果,還真不敢想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言溪睡得迷迷糊糊,感覺到有些冷,帝都春寒剛過,氣溫回升還不夠高,她睡著了就感覺到冷了,便蜷縮住了雙腿。

    迷糊中有人靠近,她眼皮動了動,撐不開,只能靠感應。

    那人靠近她,卻沒有其他動作了,但她卻感覺得到,那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凝視著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,讓她又驚又慌,卻又莫名其妙地覺得安心,直覺這人不會傷害她似得。

    直到那人靠在她身邊,將她抱起來。

    她動不了了!

    言溪眼珠子拼命地轉動著,眼皮卻怎么都掀不開,身體四肢也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一只手撫著她的臉頰,動作很輕,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言溪都能感覺到那人的臉就在她的眼前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熟悉感,很強烈!

    然后她聽到有人靠在她耳邊低聲說話,迷迷糊糊的,任憑她怎么努力都聽不清楚。

    唇瓣在此時被忍撬開,有一股薄荷的清涼感從口入,咽進了喉嚨里。

    是什么東西?

    這時,耳邊聲音漸漸清晰了起來。

    那人說,“你跟我走吧!”

    等言溪猛得睜開眼睛時,身邊哪里有人?

    她被驚出一身的冷汗,察覺到喉頭有薄荷的涼意感,她皺了皺眉,看看周圍,她還是躺在她之前躺的沙發上,姿勢都沒變過,房間的門也是反鎖著關著的。

    不是夢?

    她摸了摸喉嚨,那股薄荷清涼感似乎還在。

    她剛才,有吃過薄荷類的東西嗎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樓樓下,車內,常明的車里早已有人暴躁了,等到電梯那邊那人出來時,一上車,豆子妹率先緊張地問。

    “若白哥,你,你剛才給溪姐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不要啊,千萬不要是他們所想的那樣!
福建麻将凉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