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瀾小說 > 都市小說 > 我的親爸是首富 > 章節目錄 第七百五十九章 這不是吹牛嗎
    他依次把這幾個人都報到了車上,然后直接把他們送去了醫院。

    好在他們幾個人受傷都不算嚴重,打個點滴休息一晚就沒啥事兒了。

    秦平當天晚上也沒有留在這兒,而是去了周惠民那里,當時過去的時候呢,周惠民跟張姐倆人不知道在聊啥,見秦平來了,便對他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”人找到了么?”周惠民問道。

    秦平苦笑道:”讓他跑了。我的人還被那個什么老七揍了一頓。”

    ”那就算了吧,跑了就跑了。”周惠民說道。

    秦平點了點頭,他去追這個老李,倒不是說為了錢,主要是氣不過,,眼下沒追到,秦平也就只能忍下來了。

    ”明天我就讓阿山過來。”秦平對周惠民說道。

    周惠民笑道:”我本來就該安排幾個保鏢在身邊的。”

    ”是啊。”秦平點頭道。”不過還是阿山過來我比較放心。”

    當天晚上秦平就留在這兒睡了一覺,第二天大清早,秦平就帶著吃的去了醫院。

    話說到了醫院的時候,薛偉就已經活蹦亂跳的了,他躺在床上跟其他幾個人在那兒吹牛逼。

    見秦平來了,薛偉便起來打了個招呼。

    ”咋的,你不是說你現在的身手不比阿山差嘛?”秦平開玩笑道。

    ”失誤,失誤。”薛偉訕笑道。

    秦平把東西放在桌子上。問道:”你現在能站起來嗎?”

    ”能。”薛偉從床上走了下來,”有啥事兒嗎?”

    ”出去聊。”

    接著秦平跟薛偉倆人,便走到了醫院走廊的盡頭。

    他們趴在窗戶邊上點了一根煙,隨后秦平問道:”你那安保公司還有酒吧啥的。都咋樣了?”

    薛偉說道:”還可以吧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”沒想過干點別的嗎?干點正經生意。”秦平抽了口煙說道。

    薛偉笑道:”暫時還沒有,再說了,也沒啥好干的生意了。”

    ”我準備讓你負責那個化妝品的聲音,華北地區交給你,你看成不?”秦平說道。

    薛偉當即搖頭道:”不不不,我不是那塊料,再說了,我現在哪有時間再去管什么化妝品啊。”

    ”平哥,你要是有啥事兒,你直接說就行了。”薛偉說道。

    秦平想了想,又擺手道:”算了,沒啥事兒,你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”真沒事兒?”薛偉狐疑道。

    ”真沒事兒。”秦平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之后,秦平就從醫院里面離開了。

    話說經歷了上次商會的事件后呢,那些商人也就都老實多了,倒是平頭傳媒,最近情況不太好。

    第一個原因呢,是因為那個老盧搞得那一撥事兒,導致化妝品的口碑下跌。

    第二個原因。還是因為對手的打擊報復,導致現在一些藝人的出路不太好。

    所以,接下來的這幾天,秦平幾乎每天都在這平頭傳媒里面待著,并且制定了一個計劃,比如說比較有發展潛力的人都羅列了出來,然后晚上讓這幾個人直播,秦平就用錢往里面砸。

    后來他越想越覺得虧。為啥呢,因為這個錢,有一大部分,是被平臺給抽走的,秦平捧他們的同時,感覺有點虧,所以,他就想起來了之前沈蓉蓉干的那個直播平臺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秦平掏出來手機翻了半天,找出來了沈蓉蓉的電話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電話一接通,沈蓉蓉那浪呼呼的聲音就傳了出來:”喲,平哥,你咋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呢?咋的,要請我吃飯啊?”

    秦平說道:”你之前搞得那個直播平臺咋樣了?”

    ”哎,別提了,半死不活的。”沈蓉蓉說道。”就差要倒閉了,讓你找薛涵來幫幫忙,你也不聽。”

    ”還沒倒閉就行。”秦平說道,”行了。你直接來平頭傳媒辦公室找我吧,我在這兒等著你。”

    ”行行行。”沈蓉蓉一聽,覺得指定是有啥好事兒,搞不好能從秦平這兒融到資。所以她忙不迭的就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簡單的化了個妝后,這沈蓉蓉便來了公司。

    ”平哥。”沈蓉蓉走進來,坐在了秦平的對面。

    秦平說道:”你的那倆合作伙伴呢?”

    ”走了。”沈蓉蓉說道,”之前監管的不嚴,再加上有你這棵大樹,我呢,就各種打擦邊球吸引用戶嘛。”

    ”后來這管的越來越嚴了,再加上你那段時間不在,這直播平臺就干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秦平想了想,說道:”這樣吧,這個平臺我收購了,從今天開始。我個人獨資。”

    ”啊?”沈蓉蓉一愣,說道:”這不行吧?要不你看別給我錢了,你就隨便給我點股份唄?”

    秦平白了她一眼,說道:”你這個比,還真是越來越聰明了,行,我給你百分之五的股份,把直播平臺直接改到我的名下。”

    ”行行行,之前也打算給你的。”沈蓉蓉訕笑道。

    這搞直播平臺,自然是得有技術程序員啥的,所以秦平就讓張姐大批量的招人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三天時間吧,秦平基本上都在忙著更名上線啥的,三天以后,這公司也就算是成立了。

    他心思了半天,最終決定把這個直播平臺的名字改成”快抖”,宣布上線之后。這網上就開始出來通稿了,什么”平頭傳媒老總花費三億收購某某平臺,并更名為快抖。”

    在之后,記者啥的就來了,秦平想了想,既然準備干了,就干的大一點吧,所以他就決定為這個平臺召開一個新聞發布會。

    時間定在了三天之后。秦平買下了好幾個電視臺、自媒體的播放,地點呢,則是在金村的一個寫字樓里。

    當時秦平的背后就是快抖兩個大字,配合著一個平頭小人顫抖的logo。至于這記者問的話題嘛,那都是秦平給錢商量好的。

    ”請問秦總,您這次進軍直播平臺是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”請問秦總,您旗下的平頭傳媒是否打算和快抖聯合?”

    ”請問秦總,您取名快抖,是不是想要取代其他兩家平臺?”

    ”聽說您這次投資金額巨大,前前后后一共近十億,您怕不怕失敗?”

    秦平早就想好怎么回答了,他咳嗽了一聲,模仿大佬的語氣,說道:”取代咱不敢說那種話,那種話太狂了。咱的想法很簡單,就是讓旗下藝人有更好的出路,也給廣大主播提供更多的平臺。”

    ”你也知道,現在直播帶貨是電商的新模式。咱也不能錯過這個機會,你們應該也知道,我的名下還有兩家公司,一個化妝品產業,還有一個是平頭保健品,其中平頭保健品在國外已經取得了良好的反響,近期準備在國內大規模鋪展。”

    ”至于投資嘛,這點錢對我來說,是不少,但也就那么回事兒吧。”

    當時秦平說完后,就強憋著笑,差一點就沒憋住。

    那記者聽完都繃不住了,心思著:這些鳥人,就知道吹牛逼,還國外有良好的反響了,有個屁的反響。

    把戲做足了之后,這事兒就上熱搜了,什么”大佬言論”啊,什么”十億小目標”之類都出來了。

    秦平也加了一把火,特意把這事兒炒作了一番。

    經過這么一段時間炒作后呢,秦平的名頭,就跟王斯怱不相上下了。

    ”秦總,您這么做,就不怕其他兩家短視頻平臺搞你啊?”薛偉坐在秦平辦公室里打趣道。

    ”搞我干嘛,我又沒搞短視頻,我只是直播而已。”秦平嘴上雖然這么說,但心里面呢,還是打算取締這兩家直播平臺的。

    那兩家平臺雖然家大業大,但是秦平不怕,因為他們兩家的錢加起來,也沒有秦平多。
福建麻将凉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