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瀾小說 > 科幻小說 > 妖尾之完美投影 > 章節目錄 :第四十七章被破壞的公會(求鮮花求收藏)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坐享中文網]

    http://www.zuox.net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這是月之滴產生的廢氣,只要把這些廢氣給破壞了,村民就恢復了”

    咦好像不對,大家怎么沒有復原”格雷轉過身,看著還是惡魔身體的村民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月亮不是被破壞了嗎”露西聽到格雷的聲音,連忙轉過頭,看著不知所措的大家。

    “這原本就是他們的本來面目。”夕封這時也走到旁邊對著納茲他們說

    “什么”眾人吃驚道。

    “月之滴產生的廢氣并非是給他們這個模樣,而是給他們的記憶造成混亂了。”夕封看著滿臉不可思議的眾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記憶”露西

    “夕封的意思是,只要到夜晚就會變成惡魔,這是一個錯誤的記憶。”烏魯不愧是知名的魔導士,一眼就能看出問題的所在

    “那也就是說”露西渾身輕微顫抖的說道

    “沒錯,他們原本就是惡魔”夕封肯定的回答,雖然在夕封的再次解釋下,眾人也接受了現實,雖然他們有惡魔的外表,卻是有一顆天使的心。

    第二天后,夕封拿到這700萬j的報酬之后,便乘船離開了。

    而分報酬的時候,夕封只分給了格雷,溫蒂以及夏露露,至于納茲他們兩人一貓,沒有絲毫的報酬,這讓兩人大呼不公平。

    不過在在夕封的強力下,納茲和哈比敢說話了,而露西呢則是被夕封用報酬里的鑰匙給收買了。

    魔法評議院

    烏魯蒂亞看著窗外淡淡的白云,心里卻一直在想著與自己母親也就是烏魯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看到自己的表情,一點不像當初拋棄自己樣子,這讓她的心中產生了一絲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烏魯蒂亞”

    這時耳邊傳來一陣淡淡的聲音,讓她回神了過來,轉頭一看見到是一位藍發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齊克雷因大人”

    見到是杰拉爾,烏魯蒂亞恭敬的說道,雖然嘴上這樣說,但是心里是不是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好像你從迦爾納島回來后心事重重呢”看著烏魯蒂亞,杰拉爾微微的說道

    “沒有”烏魯蒂亞搖了搖頭,臉上沒有任何一絲的表情,隨后淡淡的說道“只是我沒想到戴利歐拉竟然死了”

    “這個確實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”杰拉爾點了點頭繼續說道“如果能得到戴利歐拉,理想就好更加的接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對不起齊克雷因大人,沒想到那個女人的魔法那么強大”

    “這話可不能這樣說,烏魯之淚烏魯蒂亞我可是很敬佩你的母親呢”說著杰拉爾從拿出一個十字架的徽章說道“如果她還活著必定是圣十大之一”

    “您過獎了,她只不過是個熱衷于魔法,被男人拋棄的女人而已”烏魯蒂亞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,淡淡的說道

    “失去的東西越珍貴,得到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聽著烏魯蒂亞的話,杰拉爾抓著自己的臉哈哈大笑了起來

    “你說的對,那么我們就該準備下一步計劃吧”

    瑪格諾麗亞

    在經歷一段的乘船時間,夕封他們幾人終于回到了城鎮。

    “我們回來了”

    回到街上,原本暈船的納茲,立刻興奮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們那么努力的工作竟然不得報酬”哈比有些幽怨的說道

    “哼,還不是你們擅自偷取任務,夕封不懲罰你們就好了”夏露露在一旁說道

    “對對,夏露露說的很對”而露西也是附和的說道

    “為什么除了我和納茲你竟然也得報酬”哈比看著露西挪移的說道

    “要不要把鑰匙賣了,分點給我和納茲”

    你這只蠢貓在想什么”哈比的話,直接讓露西給拒絕了,隨后繼續說道“我之前說過吧,黃道十二宮只有十二把鑰匙,特別珍貴。不過我沒想到夕封竟然也是星靈魔法,而且竟然也有一把黃道十二宮的鑰匙”

    說著露西便把目光看向,前方的帶路的夕封。

    “嗯”見到露西看著自己,夕封頓了頓隨后說道“星靈魔法啊,會一點吧。不過我并不會主流的,畢竟我只需要處女座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”聽了夕封的話,露西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說道“如果夕封真的主流星靈魔法我可能沒有競爭力了”

    “愛,露西你真有自知之明”

    “不要這樣子大聲的說出來”

    “會兩種魔法系,這個很少見呢”這時烏魯也開口說道,她見過夕封用過星靈魔法和投影魔法。

    “我可能有些特殊吧”夕封笑了笑,沒有做過多的解釋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妖精尾巴的人嘛”

    “太慘了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”

    這時候,夕封他們幾人也注意到了城鎮里居民不停的在議論他們。

    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”

    可是當他們回到公會的時候,眾人的瞳孔不由的放大了,只見公會被無數的鐵柱摧毀,整個公會成為廢墟一塊。

    “到底誰干的”看著不堪入目的公會的,納茲直接吼道,拳頭緊緊的握著。

    “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”夕封淡淡的說道,但是聲音也是冷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是幽鬼”這時夕封他們背后傳來了,米拉的聲音“雖然很不甘心,但是我們被偷襲了”

    “米拉,你沒事吧”見到米拉,夕封走到她的旁邊擔心的問道

    “沒有”米拉搖了搖頭說道“幸好是晚上偷襲的,所以大家都沒事,現在都呆在地下一層。”
福建麻将凉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