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瀾小說 > 玄幻小說 > 葉開蘇媚 > 章節目錄 第2793章 老公……
    己緋月,也就是己念容,沒有看見己念花,卻看見是己風鈴在剝奪吞噬著宋初涵身上的血脈和靈根,當即愣了一下,感覺滿臉的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己念花是她的同胞姐妹,她當然很了解她。

    己念花不可能把剝奪宋初涵血脈和靈根的機會,讓給己風鈴。

    即便己風鈴是她的侄女,為她而死的大哥的唯一女兒。

    因為,己念花根本不是那種人。

    能讓自己強大起來,她絕對不會讓別人超過自己,反倒是,如果要犧牲掉己風鈴,成全她自己的話,己念花肯定能做的出來。

    那現在……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戰魂殿的老三,千彤神女就在旁邊,按照等級上來說,千彤神女還是己念容的下級,千彤神女知道祭奠九尾祖地,需要用到九尾皇族的血脈,還需要犧牲掉一種一名女性的血脈至親,她己念容當然也知道……然后,她的心中狠狠一突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難道是……

    千彤看見己念容,倒是沒有防備,而是說道:“緋月大尊,你也來了,外面發生什么事情?怎么我聽到老祖宗也出來了?”

    己念容道:“是的,老祖宗出來了,因為……她的男人葉開,帶著步月嬋來救她。”

    然后問:“己念花呢?她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千彤看了看己風鈴:“事情是這樣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于是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,說己念花死在了自己的面首手中,最后無奈選擇了己風鈴為繼承傳承的人選,而己風鈴這樣的心性,也很符合青丘需要的將來強者的要求;然后她看了看一起進來的己書瑞,發現并不認識……但是她是隨同己念容一起進來的,自然也不需要太在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?己念花死了?”

    己念容臉色變化,表情非常的復雜。

    己念花是她的同胞姐妹,但也是親手從她手中搶走皇位的人,甚至于,己念花還親手殺掉了她男人,也就是己書瑞的爹,還有當初很多跟隨她的親信,心腹,無數忠心于她的九尾族人;己念容的臉上,始終都留著那一條傷疤,不是她去不掉,而是她要留著,記住那一份仇恨。

    血濃于水,那又如何?

    當仇恨大到天的時候,什么人都能殺!

    她這些年化為己緋月,隱忍再隱忍,就是為了等到有一天,親手把失去的給奪回來!她辛辛苦苦,冒著無數的風險,終于到了現在的地位,現在的實力,可是沒想到……己念花居然就這樣,戲劇般的死掉了。

    被一個面首殺了!

    被一個她騎著的男人殺了!

    她是白癡嗎?

    一屆女皇,死在了男色上面,她簡直……簡直,死!不!足!惜!啊!

    己念容,有一種想要吐血的感覺。

    準備了那么多年,等待了那么多年,吃了那么多年的苦,天天都想著將那人踩在腳底下,看著她跪地求饒的樣子,那該有多爽?那也是支撐著她如此年復一年隱忍下來的動力源泉,是她心中的一個執念,可現在,那一切的一切,仿佛是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一個垃圾一樣的面首,居然就把他給弄死了。

    己念容,

    感覺,

    自己快要瘋掉了!

    己書瑞看著己念容此時此刻的樣子,也有些了解了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已經確定她是自己的母親,自然能明白她的目的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一切都像是一場奇怪的鬧劇。

    “千彤神女,還有,緋月大尊,現在是說話聊天的時候嗎?”

    正在剝奪宋初涵血脈的己風鈴大聲說道,語氣非常的生氣,她都快要氣炸了肺啊,現在是說閑話的時候嗎?沒聽見我剛才說什么了嗎,剝奪血脈的鎖鏈斷了一條啊,傳承柱上的鐵鏈是成為一個整體的,斷掉了一條,那就大大影響了剝奪和吸收的速度,甚至還可能影響到剝奪的效果,到時候她吸取到的血脈不完整,這事情怪誰去?

    “快點去把那頭可惡的小龍給殺了啊!”

    “你們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它現在正在咬第二根啊,馬上就要被咬斷了!!!”

    果然,皮皮真在拼命的咬著鎖鏈,但是咬的也很辛苦,甚至是凄慘,它滿嘴都是龍血,那血液滴落下來,都染紅了宋初涵胸前的衣服,它不停的流著眼淚,嘴里發出嗚嗚嗚的痛叫聲,但是為了救麻麻,就算把所有的牙齒都咬斷了,它也依然在堅持著。

    宋初涵眸子里流出眼淚,心痛的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己念容看看己風鈴,再看看傳承柱上的宋初涵,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己書瑞的身上。

    終于,她回過神來了。

    因為她的人生還有目標。

    那就是己書瑞,把己書瑞培養成繼承上古九尾血脈傳承的人,那么,一切都還是有意義的。

    己念容淡淡說道:“不用著急,你現在還只是一個人,開啟九尾族上古傳承,一個人可不行呢……不過,我給你帶來了伙伴……還有這件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她說著,拿出了那一方大印。

    正是九尾族皇族的玉璽。

    “什么,九尾玉璽?!怎么會在你的手上?”己風鈴看見之后大驚,然后是大喜,有了九尾玉璽,就能真正的空置青丘祖地,控制這個祭臺……而之前那么多血肉生靈,似乎死的很冤枉,因為如果之前就拿到這方玉璽的話,那些人根本就不需要死,己念花也不需要死。

    “但是,那個時候,還有自己什么事啊?”己風鈴這樣想著,所以,這對她來說,也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正在這個時候,葉開也進來了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看到了被綁在傳承柱上,憔悴瘦弱、人不像人、鬼不像鬼的宋初涵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是虎妞嗎?”

    “這還是我的虎妞嗎?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……胸都變小了啊!”

    葉開一進來,整個人就愣在哪里,宋初涵此刻的樣子,嚇到了他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宋初涵也看見了他。

    那一瞬間,死死忍著的眼淚就奪眶而出,洶涌的仿佛黃河奔流。

    一切的痛苦,在看見他的那一瞬間,都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整個世界里,仿佛只剩下那個挺拔的男人。

    容不下其他人!

    “涵涵,虎妞,誰,是誰把你害成這樣?”他嘴唇顫抖著,眼睛血紅著,喃喃的說道,然后,目光鎖定到了己風鈴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身上的殺意,如決堤的銀河,無窮無盡!

    “給我死!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快看"buding765"威信公號,看更多好看的小說!
福建麻将凉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