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瀾小說 > 都市小說 > 飛燕入昭陽 > 章節目錄 第1084章 南唐北程:開戰
    林老太太習慣早起,平素這個時候都已經吃過早飯了。再者,今日有客,她應該起得更早才是。

    程亦飛道:“你們先用膳,我過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程亦飛和唐靜交換了眼神,兩個人都心中有數。唐靜連忙招呼唐門主和寧夫人用膳,然而,唐門主和寧夫人可比她和程亦飛都精明,兩人從他們二人的神態里多少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確定程亦飛離開了,唐門主立馬問道:“糖糖,怎么回事?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們?”

    唐靜撇了撇嘴,道:“您自個數數在我身旁安排了多少人?我還能有什么事情瞞得住您的”

    唐門主尷尬了,見寧夫人瞪過來,他立馬轉頭看向別處。

    寧夫人也沒空跟他算賬,她認真地看向了女兒。唐靜這一時半會也不知道從何說起,而且她也不是非常清楚林老太太葫蘆里買什么藥。她一臉無奈,道:“娘,咱們先吃,等程亦飛回來了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唐靜一邊說,一邊給寧夫人夾菜。見狀,唐門主也要動筷,寧夫人拍了他的手,低聲:“等著!”

    此時,程亦飛剛到林老夫人房里。只見林老夫人病蔫蔫地半躺在榻上,一個大夫正在幫她把脈,李嬸了兩個婢女候在一旁。

    雖然猜到母親裝病,可見了這場景,程亦飛還是急了。他連忙走進去,問道:“娘,你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老夫人一副意外的樣子,質問起李嬸:“怎么回事?我不是讓你去告訴亦飛了嗎?”

    “老奴早派人去了。這,這必定是下面的人出了差池!”李嬸連忙上前,解釋道:“少爺,老夫人昨夜回來后就睡不著,今早起了那怪病又犯了。大夫也是剛到!奴婢早就派人去告訴您了,可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程亦飛抬手打斷了,也不做聲,他替老夫人掖了下被子,便在大夫身旁等著。

    林老夫人瞅了他一眼,又偷偷看了李嬸一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大夫就起身了,道:“老夫人內傷濕滯,外染風寒,加之睡眠不足,疲勞氣損,為中熱之癥。在下開幾帖藥,只需按時服用,三四日便可痊愈。至于那怪疾……”

    大夫朝程亦飛使了個眼色,才繼續道:“怕是過于勞累所致,只需避暑調養,保持愉悅,便無大礙!”

    程亦飛點了點頭,并沒有追問。

    大夫寫了藥方。程亦飛令下人跟去抓藥,他獨自留下陪林老夫人。然而,林老夫人卻不讓他陪,催他去招待客人。

    程亦飛道:“有唐靜在那,不礙事。回頭我讓廚房給您燉些粥喝。娘,這幾日你好好休息便是,其他的不必操心。”

    林老夫人點了點頭,“如今,娘就等著抱孫兒了。其他的也沒什么好操心的。對了,唐靜的爹娘都慣著她,你可得留點心,這幾日別讓她胡來,不該吃的東西不能吃,不該去的地方別隨便去!”

    程亦飛笑了,“她娘可不慣她。”

    林老夫人也笑,“我可沒瞧出來。”

    程亦飛猶豫了下,還是認真問:“娘,您這舊疾看著像是心病。你可是有什么心事瞞著孩兒了?”

    林老夫人急了,道:“打你懂事起,娘就從未瞞過你什么事。你倒是說說,娘都這把年紀了,還能有什么事情瞞著你?”

    程亦飛還想追問,林老夫人卻催促起他,“亦飛,你趕緊跟你岳父岳母解釋去,免得他們誤會。快去。”

    程亦飛沒強求,他離開后令人去給唐靜報了信,自己匆匆追上了大夫。

    他剛要詢問,大夫便道:“程大將軍,老夫行醫多年,從未見過老夫人這等病癥,老夫人這舊疾極有可能是心病。當著老夫人的面,在下不敢多言,就怕寬慰不了,反倒適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程亦飛想了許久,著實想不明白老太太還會有什么心病。按理,唐靜都懷孕了,老太太該心情極好的才是呀!

    大夫問道:“程大將軍,您仔細想想,老太太是從何時開始發病的,發病之前是否發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程亦飛道:“除了內人懷孕,也沒什么事發生了。”

    大夫還藥問,程亦飛突然反應過來,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大夫連忙問,“是何事?”

    程亦飛尷尬一笑,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心藥我這兒有了!”

    大夫大喜,“那便好,那便好!”

    送走了大夫,程亦飛雙手抱住了腦袋,長長嘆了一口氣。不過,他很快就抬起頭來,無奈笑了。他折回去找林老夫人。

    他特認真地說:“娘,咱們好好談談。”

    林老夫人一臉疑惑,“你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程亦飛開門見山,道:“娘,孩子的事情咱們當時說得清清楚楚。你這是要反悔了?”

    林老夫人看了程亦飛好一會兒,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,道:“你,你這說的什么話?”

    程亦飛道:“大夫說您這是心病。孩兒思來想去,除了這事,也沒別的了。”

    林老夫人既想讓兒子知道自己的心結,卻又不想承認。她道:“亦飛,娘在你心里,就是這樣的人嗎?娘就是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程亦飛等著。

    林老夫人哽咽了起來,道:“罷了,你既問到這份上,娘也不瞞你了!娘做了一個噩夢,打那之后這心就一直懸著,放不下!”

    程亦飛頗為意外,問道:“什么噩夢?”

    林老夫人摸了摸淚,答道:“娘夢到唐靜和孩子都不見了。你和娘四處找,都找不著。后來,你爹爹就來了,他怪娘!他怪娘呀!”

    程亦飛不傻,知道這夢的意思!雖然他極力控制著自己,可是臉色真真的不好看。母親若直接跟他爭執,擺明要反悔,他還有機會跟她爭辯。可是母親這種一邊暗示一邊不承認的態度,讓他特別被動。他壓著發火的沖動,敷衍了幾句后,就離開了。

    程亦飛并沒有真真離開。他躍到屋頂,在臥房上方掀了一片瓦,偷聽。如他所料,老太太就是怕唐家來搶孩子,未雨綢繆,想使苦肉計拖住唐靜和她。至于中熱之癥,竟是老太太自己在被褥里硬生生悶出來的。

    程亦飛氣得查到吐血。他聽了好一會兒,直到李嬸離開了,他才離開。然而,他還未走太遠,就跟唐靜他們迎面碰到了。寧夫人得知老夫人病倒后,執意要來探望,唐靜根本攔不住。

    唐靜著急給程亦飛使眼色。程亦飛會意,婉轉地說道:“岳母大人,家母突然舊疾復發,如今在休息。不如,我和糖糖先帶你們到劍鋪瞧瞧?”

    寧夫人還是給程亦飛面子的,并沒有拒絕。大半日的時候,程亦飛都陪著唐家主和寧夫人,根本找不到機會跟唐靜單獨聊。旁晚,他們回程府的時候,程亦飛正想找機會,卻被告知林老夫人般到他們院子里去住了……

    ,content_num
福建麻将凉席